从奔驰女车主事件看中国汽车行业乱象根源

文章   2020-06-17  阅读 974 次

从奔驰女车主事件看中国汽车行业乱象根源

继西安奔驰女车主「车盖哭诉」维权事件发生后,相同事件被接连曝出,引发网路强烈关注,此事由汽车质量问题陡然转向质疑4S店「金融服务费」背后的潜规则问题。

官方媒体迅速力挺称要严查到底,而女车主事先投诉却得不到回覆的相关政府各部门突然也站出来主持「公道」,这种种乱象背后的根源到底是什幺?

综合媒体报导,今年3月27日,西安一女车主花掉66万元(人民币,下同),从西安利之星4S店购得一款新奔驰CLS轿车。车还没开出4S店门口,就发现发动机有漏油问题。她随即向店方提出退款或换车要求,但遭到店方拒绝,店方表示只能按照「汽车三包政策」更换发动机。

在之后的多次交涉未果的情况下,4月9日,这位女车主被迫无奈选择坐在西安利之星4S店外展车的引擎盖上「哭诉维权」,11日,维权视频被网民传到网上曝光后,女车主的遭遇得到大量网民同情,并引发舆论狂潮。在事件持续发酵中,各地车主诉说相同经历。

15日,网上传出河南郑州王姓女士向媒体投诉,她父亲花40万在郑州之星奔驰4S店刚买的奔驰C260新车不到24小时转向失灵,要求退车或换车却得不到答覆。

17日,网上曝出兰州之星奔驰4S店里,又一女车主坐在奔驰车的引擎盖上维权。据悉,这名女车主花了115万买了一辆存在安全气囊故障问题的奔驰车,对店方处理方案表达不满。期间,汽车4S店种种乱象被一一曝光。

从奔驰女车主事件看中国汽车行业乱象根源

17日,兰州又一奔驰女车主坐在车上维权。(网络图片)

不过,西安奔驰事件很快从大家讨论的车辆退换和质量问题转向到4S店违规收取「金融服务费」的问题,官媒率先口诛笔伐,新华社、央视、《人民日报》等官媒15日深夜发文要求相关部门严查,「买卖不能不明不白」「4S店再大、汽车品牌再好,也都大不过法律」。

当初并不关心,甚至是冷漠对待车主投诉的市场监管、税务及银保监会等部门也积极介入,并宣称一旦查实将严肃处理。一时间,4S店在销售、售后、金融等各个环节都存在潜规则问题被推上台前。

中国问题专家、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对大纪元表示,中共当局不愿意事件被聚焦到行业垄断这个根源,「也就是中共体制下,行业垄断市场是造成这一切乱象的根源。」

汽车行业垄断与4S店潜规则形成

巩胜利说,中国汽车行业设有进入的门槛,所以可以垄断一方,「汽车在中国可以卖高价,甚至高出若干倍还买不到。」

2008年8月1日中共《反垄断法》开始实施。2011年底,中共国家发改委对汽车及配件生产企业和经销商展开所谓反垄断调查,克莱斯勒、奥迪、奔驰都被列为调查对象。官方声称,随着反垄断调查的深入,豪华车、零部件价格以及维修保养等的费用都会下降。

「但垄断其实是产业最高端的市场垄断,而不是中国(中共)反垄断法所涉及的价格垄断,价格垄断和市场垄断相比,市场垄断更厉害。中国(中共)的垄断法没有解决产业垄断和市场垄断的问题,它的这个反垄断法是欺人之谈。」巩胜利说。

「另外,现在汽车4S店市场被垄断。」巩胜利说,奔驰的授权单位就是一种特权,那幺,像陕西省西安市这样的4S店只有几家授权店,「这些店就有特权,当然就造成市场价格垄断、产品垄断、汽车销售的垄断,你要想买这种车只能到这些店来买,所以它就收取包括金融费、上牌费以及其它莫须有的费用等,并形成潜规则。」

「还有,中国的4S店都要有国家的批文才能够设立,批准哪个牌子的厂家可以设才能设,即4S店的批权。比如前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以前就利用4S店进行腐败行为,就是在自己的特权里边来玩4S店。批权、独家垄断造成了洛阳纸贵、市场稀缺的结果。」巩胜利说。

巩胜利表示,要解决潜规则等问题,就要废除中共批准4S店设立的方式,解决4S店市场被垄断的局面,「中国市场那幺大却被垄断,没有市场自由进入退出的行为,所以,有知识讲道理的人没地方讲道理,这个国家做成这样就是强盗的天下。」

没有真正市场监管车主维权艰难

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不仅涉及所有4S店本身的黑幕,包括厂家、银行、工商、税务等部门都被触及,背后收取的金融服务费,续保押金,新车保险手续费等被一一披露。

从奔驰女车主事件看中国汽车行业乱象根源

网友帖子。(微博)

有网友发帖说,到处都是潜规则,没有监管,法律何在?

巩胜利表示,中国没有真正市场监管,市场管理局(以前是工商局)、税务等方方面面都在进入这些行业,一直存在分杯羹的乱象。

「这个女士一开始反映情况打工商314电话、执法机构的电话没人理,再打电话都屏蔽打不进去,后来事件被社会聚焦后,工商局才跟进,这说明他们都在其中有分杯羹,没有谁去真正监管,所以,就存在没有办法来公正公平公开的执法的问题。」巩胜利说。

巩胜利认为,维权艰难跟中共监管存在的问题有关,中国有许多监管部门,包括法律的、社会公益的,还有政府监管的,他们是国家行政管理的不同机构,但在实际中,「尤其政府的参与,比如政府公益组织消费者协会和市场的主体商家达成所谓的协作伙伴后,就会造成内部黑幕,出现同流合污的现象。当然,消费者市场也叫不动,消协也叫不动,维权就艰难。」

巩胜利表示,很多人被逼到走法律这一条路。

中国宪法被空置

西安奔驰事件使网友联想到美国寳马一家4S店发生的真实故事。据媒体报导,1996年,美国寳马一家4S店因为没有告知新车买主Gore先生,他所购买的新车有一块很小很小的油漆重新喷过,初等法院对寳马北美公司做出了高达400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

寳马公司不服,向美国高等法院提出上诉,理由是「只因一块看不到的油漆瑕疵就被判令赔偿数百万美元不仅是不公正的,而且是违宪的」。

为此,法官援用正当程序条款指出:「惩罚性赔偿的数额应以足以制止被告今后的类似行为再次发生。」最后的结果是寳马公司为车顶的一块小油漆,付出了200万美元的代价,当时寳马的车价不过才区区两万美元。

该案判后,从此美国没有一家4S店再敢对消费者隐瞒新车和二手车的瑕疵,消费者明明白白买车的知情权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护。

巩胜利表示,美国的法律是真正保护消费者、保护公民的权益的。「中国公民的权益是吊在空中的,中国(中共)法院判决里有一条,规定在法庭上不能举例宪法条款,也就是中国母法宪法,它既没有法律的裁定权、也没有法约的维护,也从来没有收受过案件,就是中国的宪法被空置了,宪法是零宪法。」

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做出司法解释,规定在法庭审判中不得引用宪法。

「既然做了这个规定,宪法在中国(中共)法律层面里是最无能的宪法,那幺中国所有的法律可想而知,而这正是中国现在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母本法律无能,其它法律又能怎样呢!」巩胜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