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缝罪恶感:刚分手就找下一个,真的没问题吗?

文章   2020-07-13  阅读 416 次

图/Shutterstock

无缝罪恶感:刚分手就找下一个,真的没问题吗?

「我们真的要完全放下才可以爱上下一个人吗?感觉好多的文章都在谈『如何放下』,但有没有可能,根本不需要放下?」前几天我收到一封信,信里面的问题有点尖锐,但我觉得是非常棒的观点!

我们对于感情的忠诚度经常有一种期待是:当我心里面还爱着上一个人,还没有清空的时候,就不可以太快进入下一段感情。

但真的是这样吗?但是弔诡的是,面临失恋、悲伤、脆弱的时候,往往是最需要有人陪伴的——所以,你当然有可能躺在另一个人的肩膀里面,感到温暖、被照顾、被了解,但是心里面却还是想着自己的前任。渴望被呵护,却又没有完全走出,这两个感觉都是真实的。

换句话说,你当然很有可能很想念前任,却牵着另外一个人(这个无缝接轨小调查指出,33%的分手是因为劈腿、33%是无缝接轨,不过n只有56,也可能有抽样问题)。

等等!这样不是很犯贱吗?其实「犯贱」是一种道德判断,姑且先不论伦理学的部分(请左转我的好基友朱家安),我们可以先思考一个问题——为什幺我们会选择这样子「矛盾的行为」?

如果无缝接轨并不好,那何以我们要叫吴凤来接鬼(梗源)?

一个大脑造影的研究发现,当我们进入爱河的时候,我们的自尊心、安全感、自信心、还有自我认同(self identity)都会增加(Helen Fisher、Aron与Brown,2005;Helen E. Fisher、Brown、Aron、Strong与Mashek,2010)。最后面这个就是一种「自我扩张」(self expansion)的过程(Aron、Paris与Aron,1995),我们会把「新对象」身上的一些特质或者是嚮往的部分,内摄成自己身上的一部分。也因为这样,我们就不会继续和前任纠缠、困在和前任的关係当中难以自拔。简单地说,无缝接轨的人,比起仍然在前一段感情当中怀念前任的人来说,整体上有更好的心理适应(Brumbaugh、Fraley,2014;Spielmann、MacDonald与Wilson,2009)。

所以你真正需要面对的问题并不是「无缝接轨真的好吗」,而是那个内心当中无法原谅自己「立刻爱上下一个人」的罪恶感。

你不需要走出来:「再」一起的三个考量

说了这幺多,但是我还是会有罪恶感啊!明明才刚分手不久,我立刻就爱上下一个人,这样其他人会怎幺看我?还有我怎幺知道这个人是我真的爱的对象,还是只是一时需要人陪伴?如果太快就开始,不会又再次失败吗?

1.我很担心别人怎幺看我

如果你担心的是他人的眼光,或是你的「内在江东父老」(Fanget,2017),而犹豫要不要进入下一段关係的话,那幺你的确要在这两个当中做个权衡。人本来就是有一好没两好,你不太可能同时享受新对象陪伴,又可以避免其他人闲言闲语——重点在于,什幺是现阶段的你最需要的?

2.怎幺知道我是不是只是怕寂寞

至于他是不是对的对象,可能会看到你的文章去捕捉「适合你的人」,但几乎所有的研究都指出,两个人身上原本的特质重要性很小(Le、Dove、Agnew、Korn与Mutso,2010),真正影响两个人关係的,是「互动的方式」。翻译蒟蒻:没相处是不会知道的!先相处一阵子,尤其可以观察他生气或愤怒的时候的样子、或者是面临冲突的时候两人因应的方法,再来做「要不要在一起」的决定。

离开一个很爱的人,的确可能空虚寂寞觉得冷,但这时候安抚你的对象不一定就是备胎,也有可能是能够陪你走一辈子的人。

3.我会不会再犯一样的错?

至于,如果你担心前一段感情犯的错在这段感情里面会重蹈覆辙,那幺……我得先夸奬你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但我也必须要说,光是靠「想像」是没有办法改善自己的错误的。

如果你是在关係里面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会伤害到你的伴侣,那幺我的确会建议你先进行心理治疗;但如果你的不安、冲突、在乎,只是在一般人的「常态分配」当中,那幺我会建议进入关係之后,再好好的觉察那些过往你曾经犯下的错。例如,你和前任是因为吃醋、信任而瓦解、或者是因为对方劈腿而分开,那幺在新的关係当中,倘若面临同样的「信任议题」的时候(Markman、Stanley与Blumberg,2004),你的表现和感受是什幺,把注意力放在这些时刻,并且想想,自己这次不能跟以往做出一点点不一样的事情。

分开以后,我们经常会不知不觉地把这段关係和前任作比较,或者在「前任恋情」中找到某种意义(Frost、Rubin与Darcangelo,2015),但每段感情都是特别的,当你怨叹「旧可能还是最美」的时候,或许可以也想一想,这段感情里面有没有「也很美」的地方?而哪一种美,长远来看不会让你再掉眼泪?

--

*推荐这两本书可供检测(Mellody、Miller与Miller,2017;冈田尊司,2017)

海苔熊

延伸阅读

Aron, A.、Paris, M.、Aron, E. N. (1995)。 Falling in love: Prospective studies of self-concept change。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9(6),页 1102。

Brumbaugh, C. C.、Fraley, R. C. (2014)。 Too fast, too soon?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into rebound relationships。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doi: 10.1177/0265407514525086

Fanget, F.(2017)。从自我苛求中解放出来(JE ME LIBERE)。台湾:采实文化。

Fisher, H.、Aron, A.、Brown, L. L. (2005)。 Romantic love: An fMRI study of a neural mechanism for mate choice。The Journal of Comparative Neurology, 493(1),页 58-62。 doi: 10.1002/cne.20772

Fisher, H. E.、Brown, L. L.、Aron, A.、Strong, G.、Mashek, D. (2010)。 Reward, Addiction, and Emotion Regulation Systems Associated With Rejection in Love。Journal of Neurophysiology, 104(1),页 51-60。 doi: 10.1152/jn.00784.2009

Frost, D. M.、Rubin, J. D.、Darcangelo, N. (2015)。 Making meaning of significant events in past relationships: Implications for depression among newly single individuals。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3(7),页 938-960。 doi: 10.1177/0265407515612241

Le, B.、Dove, N. L.、Agnew, C. R.、Korn, M. S.、Mutso, A. A. (2010)。 Predicting nonmarital romantic relationship dissolution: A meta-analytic synthesis。Personal Relationships, 17(3),页 377-390。 doi: 10.1111/j.1475-6811.2010.01285.x

Markman, H. J.、Stanley, S. M.、Blumberg, S. L.(2004)。捍卫婚姻,从沟通开始(马永年与梁婉华译)。台湾:财团法人爱家文化。

Mellody, P.、Miller, A. W.、Miller, J. K.(2017)。Facing codependence: What it is, where it comes from, how it sabotages our lives(当爱成了依赖:为什幺我们爱得那幺多,却被爱得不够?)。台湾:远流。

Spielmann, S. S.、MacDonald, G.、Wilson, A. E. (2009)。 On the Rebound: Focusing on Someone New Helps Anxiously Attached Individuals Let Go of Ex-Partners。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5(10),页 1382-1394。 doi: 10.1177/0146167209341580

冈田尊司(2017)。恋爱这种病:解读自我与对方的人格,诊断爱情的现在与未来(张婷婷译)。台湾:时报出版。